您好,欢迎来到昆明康辉旅行社有限公司!
  • 微信我们
    关注微信公众号更多惊喜等着您!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7X24小时咨询热线:0871-63531010

    美丽的热带海岛—塞班纪行

    更新时间:2016/4/4 23:21:11点击:3次

    中学时代我看过一本描写太平洋战争的小说《燃烧的岛群》,美军在大反攻中以绝对优势兵力横扫日军固守的塞班岛,血战塔拉瓦岛的陆战二师又一次扬名天下。而日军续阿图岛之后,再一次在绝望中发起数千人的自杀冲锋,尸横遍野。自此,我第一次知道了塞班岛。近几年,塞班岛成为了国人休闲度假的热门目的地,我又了解到这是个海水清澈、风光旖旎、充满热带风情的美丽岛屿,就萌生了前去旅游的愿望。

     八月十四日晚,我们随旅行团搭乘上航班机飞往位于菲律宾以东的太平洋上的塞班。经过四个半小时左右的飞行,我们到达塞班。办理完进关手续,我们进入格兰酒店时已是当地时间凌晨三点半(时差两小时)。我们住的是格兰酒店的高楼,设施简单,但房间大、干净,卫、浴分开。

     九点叫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拉开窗帘往外看。呵!椰林、沙滩、湛蓝的海水就在眼前。不禁从心里喊出:塞班,我来了。

      用过酒店的自助早餐,十点开始环岛游,导游小陈是来自广东的小伙子。坐在游览车上,街上的风景似曾相识,不由让我忆起当年住在美国路易斯安娜州的小镇门罗。一样宁静的街道、路标、低层的房屋、商店招牌。。。毕竟美国人在此管理65年了。不同的是这里有一望无际、清澈透亮、蓝得有点晃眼的海水、椰树和当地最普遍、开满红色花朵的凤凰树。

     第一站到的是万岁崖,位于岛的最北端。崖顶离深蓝的海水有几十米高。据记载,二战时美军攻击岛上的日军,日军节节败退,最后退到这里。为了逃避被俘虏的命运(日军向平民宣传,美军会侮辱和虐待他们),也为了向他们的天皇尽忠,两千多日军携家属在这里高呼万岁,纵身跳崖,因此也称自杀崖。第二天我在岛上的北马里亚纳战争纪念馆的放映厅内,看到了当年战地记者实拍的自杀镜头。那些平民面对美军劝阻,一脸麻木,在悬崖一个个跳了下去。镜头特别给了海滩上无辜死亡的幼儿。日本人在此建了不少纪念碑,不过哀悼之情有,忏悔、反省之意却无,“大东亚战争”这字眼频频出现在碑文中。

     第二站去的是地形诡异的二战日军指挥所。据说,当时美军探测到附近有无线电讯号不断发出,但由于山势陡峭,丛林密布,找了很久都找不到。最后用火焰喷射器烧光了丛林才显露出这个指挥所。指挥所入口真的很隐密,大约只有一米多点高,我们要完全弯下腰才能钻进去。指挥所已千疮百孔,半边墙被大炮打穿,还有焦透的痕迹,可见当时战事的激烈。只是解说未标明这是斋藤义次还是南云忠一的司令部。在整个马里亚纳登陆战中,日军有五位中将“玉碎”,其中在塞班岛自杀的是陆军43师团斋藤义次师团长,塞班战役的日军实际最高指挥官,和联合舰队太平洋中部方面舰队司令官南云忠一,马里亚纳所有日本陆海军的最高司令官。南云忠一大家都不陌生,他是偷袭珍珠港的日本海军航母舰队的指挥官。在中途岛海战中,南云完败于斯普鲁恩斯率领的美国航母特混舰队。在他的老长官山本五十六的力保下,南云才未被送上军事法庭,但从此一蹶不振。而山本本人也不是斯普鲁恩斯将军的上级、盟军的海上天骄尼米兹的对手。

     第三站去的是塞班岛的著名保护区----鸟岛。顾名思义,这个在海滨的小岛上有许多的鸟类在此栖息。亮丽的峡弯断崖、湛蓝的海水、蓝天、白云和飞鸟交织出一幅醉人的画面。我们拍了不少照片,准备回来作为电脑桌面。

     接下来是号称世界第二驰名潜水点——蓝洞。车停崖边,沿着石阶下行约百米就听到了涛声。转过一个突兀的大礁岩,来到了蓝洞前的礁石上。礁石上有人正在玩跳水,难度不大,姿势也不够标准,一个个都很勇敢地在翻滚跳跃,其中竟还有女的!离礁石二十多米远的山崖间,阳光透过洞穴的海水直射深处,海水闪烁着猫眼般的蓝色,天然景色美艳绝伦。很后悔没有带潜水设备,只能遗憾地离开这个潜水圣地。

     在一个中国餐馆用过自助午餐后去参加丛林探险。坐上越野吉普车,我们进入了隐秘的丛林。道路已被雨水冲刷得坑坑洼洼,吉普车左颠右晃,我们得双手使劲抓住车上把手才能保持起码的坐姿,比游乐场的海盗船还过瘾。车终于停下了,说是到了最高峰,海拔474米。这时突然下起了雨。导游说没关系,等头上的云飘走,几分钟就会停。好在天气热,我们就冒着雨走上台阶去看塞班岛的全景。原来以为最高峰指的是塞班岛上的最高点。导游却说这里是世界最高峰。因为世界上最深的马里亚纳海沟就在附近,深度达一万零九百多米。这样如果从海沟底起算,高度确实比珠穆郎玛峰还高

     还真的几分钟后雨就停了。站在顶峰俯瞰四周,这座长约21公里,宽约9公里,南北扁平的细长岛屿尽受眼底。岛四周都是蔚蓝的海水,岛西面是环礁,环礁挡住了西太平洋的波涛,所以西面的海水相对平缓。东面直接面对太平洋,海浪就急。往远望去,附近的天宁岛(又译提尼安岛)和军舰岛也可以遥遥相见。当又一拨游客上来时,我们下山奔向了下一个景点——侧面海。

     车停丛林边,沿着坑洼的小径,穿过乱石滩,来到了海边。一眼望去,深蓝的海水拍打着堤岸,卷起层层雪白的浪花,岸边,两崖相对。左边山崖酷似一个塌鼻梁的人脸侧面,导游说是日本人;右边山崖一个高鼻梁的人脸侧面,据说是美国人一直在看守着日本人,看着确实蛮像的。不过,我们更高兴的是终于能冲向海水,在海边尽情地玩起了海浪。直到导游说下面一站浪更高,这里只是让游客“湿足”,而下一站是“湿身”,我们才走了上来。

     下一站是鳄鱼海滩。鳄鱼海滩可不是游满了鳄鱼,而是海边礁石形似鳄鱼。我们穿出丛林远远望去,真的好像一条巨大无比的鳄鱼张着大口面向大海,连匍匐的身子甚至是弯曲的腿脚都非常神似。匆匆拍了几张照片又奔向了海浪。这里的浪果然惊人,高的有好几米,为了和鳄鱼嘴更接近,大家最后终于全体“湿了身”。

     回到格兰匆匆换了衣服,就赶着去参加巡航晚宴,参加的游客来自中、日、韩、俄、英等,水手中有一位来自阿富汗(大家给他的掌声最多)。晚宴是在一艘游艇上。风帆升上蓝天,和着强劲的音乐,我们起航了,向西朝军舰岛开去。当船在辽阔的太平洋海面上追彩霞赶日落时,我们享用着当地的特色自助晚餐,热情的歌手在旁使劲地唱着各国的歌曲,说着笑话,制造欢快的气氛。我们不由得食欲大开,欢笑连连。当大家同唱“月亮代表我的心”时,想起去年在菲律宾,那里的歌手也曾唱过这首,大概这是世界上最流行的中文情歌吧。饭后,在歌手的热情鼓动下,大家挪开桌椅,跟着跳起了热情洋溢的当地舞蹈。

     阵阵歌舞声中,我们走上顶舱,倚舷西望。远处,太阳正从海天交接处渐渐落下,余晖洒在云层里一片橙红,那红光映照着远青近碧的海水,彩虹也在塞班岛一侧出现了,真的是无法形容的美景。更奇的是在另一边不远处的海面上,一大朵乌云悬在半空,乌云下像是一块巨大的灰纱连接着蓝色的海面,大概那一片正在下雨。听当地人介绍,这里附近的洋面,是每年夏天影响东亚和东南亚的台风的生成地,但台风在此,还是婴儿BABY,所以对塞班没有破坏力,怪不得岛上有那么多树冠高大的乔木。估计这时候那灰纱连接海天的地方正生成一个新台风。

      这时,船舱里传来“YMCA”的歌声。那一声声的“YMCA”飘荡在海上,真让人禁不住想起过去的美好时光。

     到返航时间了,船掉头向塞班岛开去。渐渐地,岛的轮廓越来越清晰。1944年6月15日“D”日,陆战队员们也象我这样,在登陆艇上看着越来越近的陌生岛屿。只是那时没有歌声,没有欢笑,只有大炮和机枪的轰鸣,等待他们的是漫天飞舞的枪弹,沙滩上、丛林里一个又一个死亡的陷阱,还有四万多名准备“玉碎”的日本海陆军官兵。。。。。。

     “呜。。。”,汽笛声把我从久远的过去拉回到现实世界,游艇靠岸了。我们随后去了塞班的免税商店DFS,店规模不小,但客人不多。其中塞班熊的服饰店铺有一个高大的“塞班熊”很吸引眼球。DFS到各主要酒店都有免费巴士,来往很方便。

     前晚只睡了四个小时,白天又马不停蹄跑了一整天,晚上头一挨枕就已睡着,一夜无梦直到天亮。今天是去军舰岛,用过自助早餐,离出发时间九点还早,我们就先去酒店的私家沙滩走走。走过高高椰树下绿茵茵的草地,四周一片静谧。来到海边,几艘小艇泊在一旁。阳光照在海面上,像一层层巨大的金纱抖落在蓝色的世界里,轻轻摇动,偶尔几只海鸟在远处轻轻掠过。慢慢地走进清澈的海里,感受那瞬间的冰凉。当凉意爬上脚踝,竟发现到处都是二十厘米左右长的海参静静地躺在水里,还有五彩的海星……这时传来导游的催促声,要出发了,其实九点还差十分钟,但别人都已等在车上。看来大家都很兴奋,游兴很足,我们赶紧快步跑上车。

     坐上渡轮二十分钟后就来到了位于塞班岛西侧的军舰岛。这个岛原来叫(MANAGAHA ISLAND),当地查莫洛语的意思是珍珠。而军舰岛的名字来源于二战时期。当时攻打马里亚纳诸岛时,由于乌云密布,美军侦察机又不能飞得很低,以为这里有艘大型军舰,派轰炸机几番狂轰都不见下沉。最后冒险飞下云层一看,原来是个周长不满两公里的小岛,后来就改名为军舰岛。现在该岛被日本人长期租赁,用作旅游开发。

     军舰岛是个天然海滨游乐园,近岛海底珊瑚礁密布。在强烈的阳光照射下,海水反射出各种不同层次的蓝色,号称七色海。我们换好泳装,还来不及亲近一下海水,参加拖伞的快艇已在海边等我们了。海风劲拂,阳光灿烂,海水越来越蓝,越来越亮丽,真像是在翡翠海里前行。我们穿上救生衣,套上护托,当挂钩刚把我扣上拖伞座时,就在那一刻,缆绳放开了。我渐渐离开快艇,腾空而起,迎着风飞了起来,越飞越高。哇!海上飞行的感觉真棒!蓝天下,彩色大伞高挂上方,牵着我像大鸟在飞翔。远可以看见塞班岛,近可以看见军舰岛四周海滩上戏水的人们,还有那蓝啊蓝,蓝得永无边际的大海……我还在陶醉中时,缆绳已开始收回,慢慢下降回到快艇上。岛上水上娱乐项目很多,通过导游订,要比它的挂牌价便宜些。

     回到岛上后,先沿着小径钻进丛林游了一圈。岛上满是浓绿的热带植物,四周是白色的沙滩。进入岛中央,感觉就像个与世隔绝的大花园。岛上不但有椰树、棕榈树、凤凰树和许多说不出名字的热带植物,还有不少大型的枝繁叶茂,枝、根和树干交织在一起的大榕树。当然岛上还保留着日军当年的大炮和碉堡。我们在岛上走走停停拍拍,欣赏着不同的风景。

     同伴们已在游泳和浮潜了。好吧,赶紧套上脚蹼,戴上潜水镜奔向海里。这里海水很平静,只要一低头就可以看见各种彩色的鱼儿在珊瑚丛中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最多的是黑白条纹的鱼,还有六七十厘米长像鳗鱼一样的鱼。当拿出带来的香肠和面包时,真的被鱼群包围了。那些鱼儿很有趣,咬一口就快速退出,让后面的鱼有机会吃,就这样进进出出,香肠和面包一直浮在水面上被鱼嘴托啊托着直到吃完,煞是有趣。

     下午一点多,开始涨潮了,这下有好几位游客浮潜时被水母蛰了,痛得浑身发抖。导游有备而来,赶紧给喷了醋水,症状才缓下来。

     回去的路上我中途下车,独自去美国纪念公园参观。刚到公园的纪念馆,工作人员以为我是日本人,就用日语向我招呼。我忙说自己是中国人,他马上说;“你好!”。

     我先看了北马里亚纳战役陈列馆。原来马里亚纳群岛自北向南包括罗塔、塞班、天宁、关岛等,关岛为最大岛屿。塞班岛位于群岛中部,面积约457平方公里,岛上多丘陵。它本是一个珊瑚礁,以后因为海底火山爆发,才把它提升到海面之上,成为海岛。由于火山运动的影响,地面崎岖不平,到处都是高山深谷、岩洞和断崖,很适合防守作战。由此,日军重兵驻扎在此,其防守马里亚纳群岛的31军司令部也设在这里。只是战役开始时,31军司令官小畑英良陆军中将去关岛视察防务,所以日军的抗登陆作战实际是由军参谋长和43师团斋藤义次师团长指挥的。小畑英良在随后的关岛登陆战中兵败自杀。

     美军的中太平洋最高指挥官是第5舰队司令斯普鲁恩斯海军上将,支援塞班登陆作战的是米切尔海军中将率领的航母特混舰队---第58特混舰队,两栖作战部队司令是特纳海军中将(日本人称特纳为“短吻鳄”,看过河中鳄鱼突然跃出水面或冲上岸边捕杀角马的记录片的朋友自然知道其中含义)。美军的登岛部队指挥官是第5两栖军军长霍兰·史密斯中将,登岛作战部队是陆战二师、陆战四师和步兵27师。

     与塞班登陆战同时进行的是马里亚纳大海战。海战从44年6月19号打到20号,是迄今为止航空母舰之间的最大一场战斗,战果一边倒:美海军的舰载机和潜艇以轻微损失击沉日本联合舰队航母三艘、击伤三艘,日军舰载机损失92%。此役结束后,美军消除了日本海军来袭增援的威胁,可以专心致志登陆作战了。而马里亚纳群岛上的日军,自此知道援军将永不再来,遂一心一意准备“万岁“冲锋。由于美军的舰载机飞行员都是空中老手,对付缺乏训练、仓促上阵的日军飞行员如砍瓜切菜,只见空中一架架涂着太阳旗的飞机或凌空爆炸,或挂烟坠入大海,此场空战史称“马里亚纳猎火鸡”。

     此场大海战结束后,日军眼见常规作战手段攻击美军,无异于以卵击石。而岛屿保卫战,面对美军“森林般的舰艇,乌云般的机群”,孤立无援的守军未战已知结局。日本大本营万般无奈下,只好祭出特攻三“宝”:神风特攻、樱花炸弹和回天鱼雷,企图以“一人换一舰”,最大限度杀伤美军。最后连“大和”号也在冲绳战役中参加了有去无回的特攻作战。

     塞班岛的登陆战是6月15日开始的。在经过4天火力打击后,美海军陆战队二师和四师于15日8时在岛的西南地区实施登陆。战斗很激烈,日军知道败局已定,但士气到最后都没有垮,美军伤亡很大。6月23日步兵27师加入战斗。7月6日,斋藤自知回天无望,在山洞指挥部切腹自杀。遵照他最后的命令,残存日军于7日3时30分发起最后一次、也是最大规模的自杀性反击,他们吼叫着“BANZAI(万岁)”,踏着堆积如山的尸体,不要命地向美军的大炮和机枪冲峰,结果可想而知:第二天上午美军掩埋了四千多具尸体(在阿图岛的自杀冲锋后,日军两千五百人仅28人被美军俘虏)。更骇人听闻的是,3000余名日军重伤员,在自杀冲锋前,已被他们自己或在军官们的“帮助”下先行一步“上天”了。

     之后就是“万岁崖”的大规模平民自杀。到7月9日下午16时,美军宣布正式占领塞班岛。此役美登陆部队3400余人阵亡,1.3万余人负伤。日本守军全军覆没,战死4.1万余人,平民死亡数字无法统计。

     美军在塞班岛的伤亡大都发生在战役前几天,主要是火力准备不充分,在摧毁守军阵地方面未达到预期要求。在随后进行的攻取提尼安岛的战斗中,美军吸取了教训,最终以阵亡389人,负伤1816人的代价,全歼守军8000余人,史称“太平洋战争中最成功的两栖作战行动”。提尼安岛的守将角田觉治海军中将显然缺乏“玉碎”的勇气,他用无线电和一艘日本潜艇取得了联系,但连续5夜划橡皮艇出海寻找潜艇都没有成功。最后他藏身的岩洞被美军工兵炸毁,角田自此销声匿迹。

     塞班岛和提尼安岛被美军占领后,B-29轰炸机就可以直接到日本本土核心区域进行轰炸。李梅将军的第二十轰炸机队,从此以燃烧弹代替高爆炸弹,开始“火烧东京”了。

     北马里亚纳战役陈列馆的中心人物是尼米兹海军五星上将,他是我最尊敬的外军统帅。对着他的大照片,我行军礼致敬。老尼是纯粹的军事家,与我最尊敬的粟裕将军一样,一心一意想打仗、想打赢,而不象同样战功赫赫的麦克阿瑟,有政治企图。老尼有时也有点“迂”,在岛屿争夺战中,居然认为使用毒气不人道,所以宁可陆战队员冒着生命危险逐洞消灭日军,而不下令用毒气灌洞。不过为海军的荣誉,老尼也会发火:当他得知麦克阿瑟将代表盟军接受日本投降时,他气大了:“敢情太平洋战争是陆军打的?”。为平衡海军情绪,总统决定将受降仪式安排在海军战列舰上,而老尼代表美国出席仪式。

     二战结束后,老尼做了两年的美海军最高指挥官---海军作战部长,随后退出现役。他于1966年去世。他的家乡,得克萨斯州的弗里德里克斯堡建有尼米兹海军五星上将图书馆。可惜的是,我在美国路易斯安娜和得克萨斯逗留其间,没能去图书馆参观。

     为表彰和纪念尼米兹在二战中和领导美国海军其间建立的巨大功勋,美国人把迄今为止吨位最大、火力最强的一级航空母舰命名为“尼米兹”级,从第二艘后续舰起,则以往届美国总统的名字命名。所以人说老尼领导一群总统,他也确实有这个资格。在尼米兹担任太平洋舰队司令时,有五位未来的美国总统在他麾下效力,他们是老布什(海军鱼雷机中尉飞行员,在小笠原群岛作战时曾被击落,其同机战友被俘后被日军吃掉),肯尼迪(海军PT109号鱼雷艇上尉艇长,PT109在南太平洋曾被日海军驱逐舰撞沉,好来坞有一本电影专门反映了这一战斗经历),约翰逊(海军少校,曾在南太平洋担任轰炸机观察员),福特(海军少校,“蒙特雷”号轻型航母舰长,在菲律宾海作战)和尼克松(海军少校,南太平洋海军后勤物流军官,没打过仗)。在尼米兹升任海军作战部长后,年轻的吉米.卡特从海军军官学校毕业,成为一名潜艇军官。尼米兹另一被后人称道的业绩是在担任海军最高军事长官其间,支持里科弗发展核潜艇的计划。

     纪念馆有一个小电影院,工作人员为我一人放映了纪录影片《塞班战役》。我们熟悉的吴宇森导演的《风语者》也是反映塞班登陆战的。我在纪念馆买了尼米兹的明信片(老尼代表美国在“密苏里”号签署日本投降书的照片,麦帅站在他身后)和首日封。值得一提的是,纪念馆的饮水机出来的水清凉甘甜,全然没有那种我们在餐馆喝到的涩味。

     纪念馆旁是大草坪,前方旗杆上飘着五面旗帜:正中是星条旗,围绕它的是美国陆军、海军、海军陆战队和海岸警卫队的军旗(二战时美国空军还不是独立军种)。旗杆下是半圆型、平放的纪念碑,按参战部队序列,刻着所有阵亡美国军人的名字,有三个作战师的,海军舰艇部队的,也有辅助分队,如海军工程营“海蜂”的士兵。三个主力师的口号各有特点:陆战二师是“跟着我”(Follow Me),四师是“战斗的四师”(The Fighting Fourth),步兵27师是“纽约师”(The New York Division)(骨子里透着纽约人的自信和骄傲)。读着一个个陌生的名字,我对这些阵亡的盟军士兵充满敬意。美国人把这个纪念公园列入国家公园管理系统,整体环境干净、有序,景色优美。

     我们的中国远征军、驻印军、志愿军和抗美援越部队也曾在异国他乡为国拼杀,很多将士牺牲后就长眠在当地。我在泰国游览桂河大桥时,就发现中国阵亡士兵的墓地明显比英、美军的破落。现在国家强大了,我们更不能忘记这些祖国的优秀儿女。

     晚餐是在公园附近的FIESTA酒店吃的。然后我们去格兰对面的DOLLAR店和阳光商店买了些当地著名的军舰岛巧克力、7D芒果干、鱼油补品和纪念品。顺便说一句,因听说岛上饮用水有海水的涩味,我们这次特地带了充足的农夫山泉,其实阳光商店的瓶装水1美元3瓶,也不贵。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塞班天宁岛五日游
    相关旅游线路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 Copyright © 2013-2016 昆明康辉旅行社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永安路49号昆明康辉旅游大厦308A室 | 服务热线:0871-63531010 手机:13759421644
  • 经营许可证号:L-YN-000167 | 网站备案号:滇ICP备11001963号